笙羌疑 > 女生耽美 > 四重眠 > 第280章 我慢慢帮你焐

第280章 我慢慢帮你焐(1 / 2)

杭司的这句话让年柏霄在原地呆愣好半天。见状,杭司叹气说,“年柏霄,我可给你开了一扇窗了,你千万别把窗子再给关上,真要是那样,天上神明都帮不了你。”

年柏霄最后是拎着壶水上的楼,走之前什么都没说。沉默到叫杭司心里很没底,问陆南深,你说他能想明白吗?

陆南深思量少许,说,“我只怕他在寻思你给他开什么窗了。”

杭司闻言头更疼了,窝在沙发里直叹气。陆南深见她着实是难受得紧,抬手抚她的头,“什么都别想了,回房睡不着的话就先在这睡,我陪着你。”

沙发宽大倒是舒服,杭司靠在那想了想,问陆南深,“你最拿手的乐器是什么啊?”

乐团里的人都说他精通乐器,总不能样样精通吧。

陆南深笑看她,“你想听什么乐器?”

杭司好奇,“我说的你就会?”

“那你说说看。”

杭司思量了大半天,末了说,“还是小提琴吧。”

陆南深轻轻挑眉,许是没料到,他以为她能说些小众乐器。杭司怀抱着大抱枕,下巴抵在上面,长发披肩的,发间的鹅蛋脸白如皎月,却是显得几分娇柔。她说,“我呢,在西安的时候听过你拉大提琴卖手艺,也见过你在学校教训过姜愈、白濠他们,但我还没听过你拉小提琴呢。”

陆南深想起在西安客栈时候的事,现如今回头再一瞧,谁能想到一切事就如同天注定似的呢。

“我怎么听着你像是在质疑我有没有指导你的能力?”他笑。

杭司嘴角沾笑,“那没听过还不让人说了?”

“现在?”

杭司微微偏头,墙上有钟表,浅淡的月光偏移在表盘上,是挺晚的了。

“琴房隔音挺好的。”

再说了,不管是年柏霄还是方笙,他俩就是寻常人的耳力,影响不到他们。

陆南深给了她足够的情绪价值,语气是妥协加宠溺的,“行,你想抽查,我就拉给你听。”

杭司懒懒地点点头。

陆南深起身,见她还一动不动地窝在那不动弹,问她怎么了。杭司叹气,“想听你拉小提琴,但又半步不想走,怎么办呢?”

这意图明显的啊。

陆南深忍笑,重新坐了下来,后背冲着她,“上来吧。”

“多不好意思啊。”杭司嘴上这么说,身体却十分诚实,将抱枕往旁边一扔,攀上他的后背。

他的后背结实宽拓,就会莫名的给人安全感。

后半夜了,能陪着杭司疯的也没几人,关键是平时杭司也不疯。

琴房里,还是那把练习琴。

当陆南深持起那把琴,优雅地拉出如水的音符时,都不用多,只消开头的几个音出来杭司就折服了。

虽说她知道是自己的问题,但杭司还会时不时以练习琴为借口,然而在这一刻她就彻底清醒,不管拉好拉坏哪都跟这把小提琴没关系,只跟她个人能力有关。

杭司就那么安静地听着,一曲听完她说,“陆南深,你已经降维打击了,打击了我。”

陆南深笑,“你只是暂时遇上了困难,相信我,你在小提琴上的天赋是高于我的。”

杭司苦笑,“凭我的耳力吗?”

“不是只有靠耳朵听的才叫音乐,杭杭,你对音乐的感觉才是关键,这也是天赋型选手的最大优势。”

杭司之前沾了些酒精,此时此刻就有些意识迷离,行为举止照比平时会活分些。闻言后她掩唇笑,“哪怕这些话只是安慰,那我也是很开心的。”

陆南深笑着摇头,“不是安慰,杭杭,我不会拿我的乐团开玩笑,如果你真没那个本事,哪怕咱俩感情再好我也不会徇私。”

杭司拄着下巴,微微偏头看他,“嗯,我暂且相信。”

见她眼神看着迷离,他抬手轻轻一揉她的头,“困了吗?”

杭司微微合眼,慵懒点头,“有那么一点了。”

陆南深顺势将她拉躺下,头枕着他的大腿。拇指轻抚在她的眉心,“还想听什么?”

杭司枕着他倍觉安心,意识也渐渐迷离,“嗯……小夜曲吧。”

催眠。

陆南深低笑,“好。”

她觉得,他的嗓音在这样的夜里更催眠,低沉、磁性,又平和似广袤深深海,安静得让人沉醉。又在想,陆南深成了点歌机了,这要是让乐团的其他人知道,又该是大吃一惊了吧。

小夜曲悠扬,却又跟寻常听到的感觉不同。杭司迷迷糊糊地想,其实他说得对,一首曲子演奏没有绝对,对音乐的感觉才是最重要的。

她觉得,嗯,终于明白乐团里那么多音乐大牛,都心甘情愿被陆南深收入麾下的原因了。

慢慢的,她的思绪随着每一个音符渐行渐远,心里想的是:我终有一天也会这样吧。

小夜曲未过半。

待陆南深低头去看,女孩已伏膝睡着了。

陆南深将小提琴轻手轻脚地搁置一旁,目光静静地落在杭司的脸上,地下室开了地灯,不亮,就是模拟月光的光亮,嵌在她眉心之间多了几许暖色。他想起乐团的老人对杭司的评价:小姑娘长得好看是好看

最新小说: 综:影视男神美强惨,妖精送温暖 监控人:誓要把gman冲下水 人在四谎,与败犬少女们一同成长 乡村开局:从救下王小蒙开始 四合院:刚穿越就捡了个媳妇儿 爱情公寓之羽墨我来了 人在综漫,拥有替身,还在发癫 星穹铁道:仗着师父华为所欲为! 扮演岩王帝君多年后,我穿回来了 我真的成了王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