笙羌疑 > 女生耽美 > 罪恶之眼 > 第九章 熟人

第九章 熟人(1 / 2)

一听说有案子,霍岩连忙起身,对邢宗达和宁爸爸、宁妈妈说了一声:“抱歉,我们得先走了,你们慢慢吃。”

他的视线落在邢宗达的身上,方才老人家是他和宁书艺开车从康养中心接出来的,本来想着吃完饭再把他送回去,或者帮他从康养中心办手续回家,没想到饭都还没吃完,这边就突然有工作要处理了。

“没事,你不用担心我!”邢宗达意识到霍岩的顾虑,朝一旁的邢重德指了指,“这不是有他来了嘛!

一会儿吃好了饭,我让他给我和小宁的爸妈都送回我们该去的地方!你们快去忙吧!不用惦记着这头!”

邢重德也连忙顺着父亲的话说:“对对,你们快去忙吧,剩下的交给我,放心吧!”

霍岩对他点了点头,没再说什么,和宁书艺一起离开了包房。

回手关门的时候,听见包房里面邢宗达正在问宁爸爸:“小岩平时也都是这么忙的吗?这不是才刚刚处理完一个案子么,怎么又大休息日就得赶去工作?”

宁爸爸回答说:“他们两个那个工作性质确实就是这样的,一年到头也没有什么闲工夫。”

两个人出了包房,霍岩把饭钱提前付了账,这才小跑着上了车,按照宁书艺接到通知的地址一路开了过去。

这地方原本是W市一处相当繁华热闹的地段,放在十年前那也是人头攒动,各种店铺鳞次栉比的,说是寸土寸金一点都不为过,可是随着网络购物的逐渐兴盛,人们的购物习惯发生了改变,原本热闹的街道和店铺逐渐变得门可罗雀,有的苟延残喘,勉强支撑,有的则已经关门大吉,只留下布满了灰尘的卷帘门上贴着的已经退了色的“旺铺出租”字样,透着一股子说不出的讽刺。

“这边以前热闹过?”霍岩对这边的情况并不熟悉,只是开车路过的时候瞧着周围的环境,有一种本能的猜测。

“热闹过。”宁书艺点点头,“你看路边那些小楼,都已经三十年不止了。

原来这里热闹的时候,一直都有想要拆迁翻盖的说法,但是价格一直谈不拢,结果后来这边变成了现在这样,白天都看不到什么人影,更别说晚上了,所以就连拆迁的传闻都传不动了。”

霍岩皱了皱眉,看了一眼导航指引的方向:“案发地点好像在一个小巷子里。”

宁书艺叹了口气:“说是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的事,拖到现在才被人发现。”

霍岩微微一愣:“看来这一带现在人确实是少得可怜。”

两个人的车又往前开了一段路,拐了一个弯,就不得不在路边停了下来,再往前是一条很狭窄的小路,路边堆放着不少杂物,汽车无法从中通过。

两人把车停好,步行穿过逼仄的小路,绕到后面的案发现场附近去。

案发现场位于一栋楼的后身,那里原本是一个商场,后来因为经营不善,最终关门大吉,已经大门紧锁,很多年没有再租出去,一直荒废着。

案发现场所在的巷子,原本是这栋楼的货运进出口,专供货车装货卸货,现在商场都不开了,自然也没有车,就只剩下一个死胡同。

这个时候正好是下午两三点,太阳微微西斜,但是依旧热烘烘的,窄路和小巷子里面弥漫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气味儿,像是便溺后散发出的骚臭,又好像混杂着一些腐臭味儿。

宁书艺忍不住皱了皱眉头,用手掩住口鼻。

经过了这几年的锻炼,面对尸体的腐臭味儿或者血腥味儿,她都已经能够耐受了。

但是面对这种尿骚味儿,就还是会忍不住有一种由内而外的不适。

本以为到了那边会看到有人陈尸在地上,可是到了那里之后,他们就只看到忙碌拍照取证的刑技同事,还有地上的人形轮廓标记,还有地上已经渗入柏油路的缝隙里,一片黑乎乎的血迹。

张法医在一旁正整理着东西,准备要回去了。

“张法医,被害人……?”宁书艺和霍岩连忙加快脚步到跟前,开口问。

张法医这才注意到他们,对两个人点头笑了笑:“哦,你们来啦!今天这边的事情我已经处理完了,被害人被人发现的时候,还以为是已经死了,不过等我们赶过来查看的时候,发现其实还有微弱的呼吸,就赶紧联系救护车,送医院去抢救了。

后续能不能抢救回来,我也吃不准,要看被害人的运气了。”

“被害人大概是个什么情况?”霍岩问。

“被人捅了一刀,失血过多,倒在这儿,从伤口和失血量来看,应该是今天凌晨四五点钟的事儿。

本来伤口倒也不算致命,只可惜这里也没有人路过,一直没被发现。

这要不是报案人在附近喝得有点上劲儿了,跑这里来方便,看到有人倒在这里,再多耽误个半天,可就真的没命了。”张法医看出宁书艺在忍受着这附近的尿骚味儿,忍不住调侃了一句,“所以说,这随地大小便的行为虽然很不文明,但这一次倒也算是起了点积极的作用。”

宁书艺听后也露出苦笑。

“哦,对了,被害人跟咱们还算认识来着。”张法医又补了一句,“就是之前被请到咱们局里做过讲座的那个心理咨询师,叫

最新小说: 人在四谎,与败犬少女们一同成长 乡村开局:从救下王小蒙开始 星穹铁道:仗着师父华为所欲为! 综:影视男神美强惨,妖精送温暖 扮演岩王帝君多年后,我穿回来了 四合院:刚穿越就捡了个媳妇儿 爱情公寓之羽墨我来了 人在综漫,拥有替身,还在发癫 监控人:誓要把gman冲下水 我真的成了王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