笙羌疑 > 女生耽美 > 鹰视狼顾 > 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 东川事发!

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 东川事发!(1 / 3)

四月一日,易京,

南城福旺大市场,中午闲暇时间,几个小贩正凑在一起互相闲聊

“老李,你听说了吗?”

“听说什么啊?”

“这自然是大东升的事情!”

“这么大的事情能没听说吗?听说朝廷抓了大东升的人,现在听说刑部的大狱都被大东升的掌柜伙计们住满了!”

“嘿嘿嘿!大东升这帮掌柜心是一个比一个黑啊,这些年他们捞的银子海了,别人就不说就说前面那个街道的大东升分号的姚掌柜,今年五十一了,半截身子都入土的人,上个月还新纳了一个五姨太,听说这五姨太只有十六岁!真他娘的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!”

“这一次这个姚掌柜第一批就被抓了,听说被抓的时候,这个老杂毛还和他姨太太亲嘴呢!”

“我也听说了这个姚掌柜,听说刑部从他家里查抄出来,五套四合院的地契,现银就足足有五千两银子,其他的金银玉器,文玩古董装了七八个大箱子,这大东升商号是真挣钱啊!一个分号掌柜就能捞这么多!”

“这帮人是真活该!大东升商号那么大的家业,被他们祸害成这个样子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”

“我听说一个小道消息,朝廷准备取缔大东升商号!”

此话一出立刻就是将所有人都震惊的面面相觑,而说出这个消息的菜农神色也是有些得意,然后有些神神秘秘的讲道:

“东三门蜀味楼你们知道吧?咱们易京一顶一的川菜馆子,不少的达官贵人都去吃饭!我给他们家供菜,我昨天去给他们送菜的时候,路过他们的包房听到里面的大官说,陛下要取缔大东升商号了!”

“这不可能吧?这大东升商号这么大的家业,怎么能说取缔就取缔呢?”

“老哥你还听到什么了?”

菜农有些遗憾摇了摇头说道:

“我当时听他们说这件事情的时候,我也是竖起耳朵想要继续听,但是那个店小二小王真他娘的不是个东西,非要赶我走,你说这个消息,让我听听能怎么的!”

“要我说这件事情没准是真的,我听说大东升商号欠了好几百万两的银子,这要是把他取缔了,这欠的银子就都不用还了,不都说人死债消,这是一个道理!”

“陛下他不能这么干吧?

“为什么不能这么干?咱们大乾朝一年税赋才多少银子,就算是朝廷一年一两银子都不花,让那帮大臣一年不领俸禄,那帮G太太千金都喝西北风,这也还不上大东升商号的欠款了!”

“所以要我说,现在这大东升商号被那帮掌柜掏空了,那索性就让大东升商号倒闭不还这银子了!”

“然后将那帮掌柜全都咔嚓了,大东升商号的债主谁想要银子,就去地下找那帮掌柜要去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”

“我要是皇帝,我就这么干啊!一下子几百万两银子不用还了啊多爽啊!”

“有这银子我天天去逛春香窑,我要点那个最红的头牌苏语棠,让她好好伺候爷三天三夜,我可是听说了这苏语棠表面上清纯的跟个贞洁烈女似的,实际上S的很呢!”

“老兄!这在清纯的B子说到底不还是B子,能够清纯到哪里去?”

“这话说的有道理!”

“哈哈哈!”

就在这些小贩闲聊之际,几条街外的一处大东升票号的分号,则是被数以百计百姓堵的是里三层外三层。

“掌柜把我的银子还我!这都是我攒的血汗银子啊!你们可不这个银子给昧了啊!”

“求求你们了!把我的银子还给我!我还要给我爹抓药呢!”

“快点还银子!我要我的银子!”

而在这些要银子的声音中,几名大东升票号的伙计,也是在奋力的解释着。

“诸位我能够理解你们的心情!但是你们手上的债券是有日期的,日子到了我们票号自然会把银子还给你们!”

“大家伙我们大东升票号是朝廷支持的正规票号!有朝廷颁发的票号牌照,所以我们大东升票号的信誉是有保障的,请你们一定要相信我们大东升票号,只要你们票号的日期到了,我们大东升票号一定会连本带利把你们的银子还给你们的!”

“你们的债券还没有到规定偿还的日期,按照规矩是没有办法把银子给你们的,当初你们购买的时候,都跟你说的明明白白,你们现在不要闹了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”

眼看着票号外面的百姓越聚越多,大家伙的情绪事越来越激动,这处分号的临时大掌柜刘伟是急的满头都是汗!

他本来是这家票号的三掌柜,但是因为前段时间,大掌柜,二掌柜都被抓进了刑部的大牢里,所以总号那边临时才让他这个三掌柜,临时代理这处分号的大掌柜!

原本刘伟对这件事情还挺高兴的,觉得如果自己这个时候表现好了,说不定能够去掉临时这两个字直接转正呢!

抱着这样的想法刘伟原本还摩拳擦掌,想要多吸纳一些银子做一番成绩给总号看看,让总号那帮大人们好好看一看自己的能力!

然而刘伟还没有高兴几天,便是

最新小说: 我真的成了王爷 四合院:刚穿越就捡了个媳妇儿 乡村开局:从救下王小蒙开始 扮演岩王帝君多年后,我穿回来了 综:影视男神美强惨,妖精送温暖 人在综漫,拥有替身,还在发癫 星穹铁道:仗着师父华为所欲为! 人在四谎,与败犬少女们一同成长 监控人:誓要把gman冲下水 爱情公寓之羽墨我来了